曼谷天气,白羊男,满清十大酷刑

admin 7个月前 ( 03-19 07:41 ) 0条评论
摘要: 文丨云飞不出意外,漫威首部女性超级英雄电影《惊奇队长》将在内地收获超9亿票房。黄蜂女现身》《雷神3:诸神黄昏》《黑豹》《奇异博士》相比,市场表现略微胜出,也比DC《神奇女侠》的6....

文丨云飞

不出意外,漫威首部女性超级英雄电影《惊奇队长》将在内地收获超9亿票房。

背靠漫威宇宙“印钞机”,单人作传的《惊奇队长》和它的“前辈”《蚁人2:黄刁卓中戏蜂女现身》《雷神3:诸神黄昏》《黑豹》《奇异博士》相储志林比,市场表现略微胜出,也比DC《神奇女侠》的6.1亿高出不少。

作为漫威承上启下的过渡性作品,《惊奇队长》更多的话题热点在电影之外——主演人选布丽拉尔森所遭受的非议、北美影评网站出现恶意差评、PO上名牌包图片纪念斯坦李去世、漫威中国在女生节的宣发翻车……这部电影作品从立项到公映,就一直话题不断、争议多多。

《德华居惊奇队长》最显著的标签,莫过于女性主义。从《神奇女侠》到《惊奇队长胡歌的老婆王晓晨》,两大电影宇宙都祭出女性超级英雄单人作品,兼具美貌和超能力的女性在上天入地的正义对决中,不再缺席。

在好莱坞女性平权呼声日益高涨的今日,我们可以发现超级英雄片的女性形象日益多元,从早期的被拯救者与超级英雄倾慕者,到实力强劲的反派和火力全开的团队核心,女性日益摆脱了男性视角下的“他者”形象。

角色变迁:从花瓶到大女主

如果说《黑豹》是种族主义上的“政治正确”,那么《惊奇队长》则是白人精英男性为主的好莱坞,在性别上对女性主义做出的某种平衡。作为《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问世之前的终版“预告”,《惊奇队长》塑造了漫威电影宇宙中的最强女性形象——直译为“漫威队长”的“硬核女神”,是新一代复仇者联盟的核心,也是对抗灭霸的最大希望。

毫无疑问,《惊西门豹治水奇队长》是超级英雄叙事中的大女主戏,正因是漫威电影宇宙中的第一个女性超级英雄单人电影,不那么符合直男审美的女主选择才会引发争议——愤愤不平的网友们,甚至怒斥布丽拉尔森的身材凹凸程度还抵不上蜘蛛侠荷兰弟。

吐槽归吐槽,在超能力的世界里,能够有辨识度的女性形象本就屈指可数。自1978年电影《超人》把美漫搬上大银幕,女性更多是以被拯救者、倾慕者、助攻者等花瓶问世,与散发着人格魅力与超自然力量之美的男性角色相比,实在是黯然失色。

英雄配美女的叙事模式,从神话传说衍生到现代电影。超人与露易丝的爱情几乎是美漫里最有代表性的了,持续了八十多年的“恋爱”能够被反复改编。上世纪问世的《超人》中,因采访暗生情愫,机缘巧合被多次救下,女记者露易丝无疑是超人的唯一伴侣;DC扩展宇宙的开篇《超人:钢铁之躯》里,女记者露易丝调查超人身世,是超人与人类政府之间沟通的中间人,对超人的内心转变多有助力。无论是哪个版本,露易丝虽有职业女性的魅力所在终极一班之修罗帝王,但依然是故事中穿针引线的功能人物,受保护的形象一直未有改变。

这样的人物设置,是众多超级英雄片的标配。《超凡蜘蛛侠》中有成绩优秀的女学生格温,《美国队长》系列中有事业有成的职业女性佩吉,《钢铁侠》系列中有世界首富大管家小辣椒等。可以说,几乎每个超级英雄都有需要被保护的女性,无论她学历、事业、李小龙之龙之战士成就如何。如此设定,正符合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想象——即便是独立女性,也仍然需要男性的保铝导辊护。

从仰慕者、被保护者走向ungly超级英雄的对手,女性角色在近年来还披上了反派的外衣。与女权运动风起云涌相对应,早期的女性反派角色是从属与依附的,如《X战警》系列中的魔形女,因为爱慕与崇拜甘做大反派的打手;等到《雷神3:诸神黄昏》《自杀小队》等作品中,死亡女神海拉和小丑女开始担当领导者的角色;呈现凤凰之力的《X战警:黑凤凰》,更是以裴怀贞反派大女主为叙事核心的超英新作。

虽未占据舞台中央,但逐渐摆脱功能性定位,超级英雄片中女性角色的多样性与历史变迁,或多或少受益于近年女性平权运动的风起云涌。

典型形象:满足男性欲望的他者想象

令人深思的是,即便女性角色在超级英雄片中的地位与日俱增,但其外在银幕形象依然带有鲜明的男性审美。在文化批评者眼中,超级英雄中女性角色地位的提升,很大程度来源于她对异性的吸引力——热辣的外表与超能力相得益彰,无疑是一种“超能性感尤物”。

抛开为数众多、且记忆点不多的普通女性,以无限恐怖之淫皇具备超能力的女性角色为研究对象,我们可以发现,作为被男性凝视的客体,女性超级英雄往往有符号化的嫌疑——她们是以男性为参照物的存在,有着男性对想象客体的呈现。

就像雷神的电锤、美队的盾牌、蝙蝠侠的机车一样,女性超级英雄最为典型的视觉符号往往带阿贝多酸奶有鲜明的女性身体特征,以满足某种难以言说的窥探欲望。如《猫女》中的猫女,一水的黑色紧身衣、皮靴以及猫耳朵,再辅之以铁链状的捆绑装饰、长60milfs鞭武器,虽然武力值MAX,却也在不经意间传递出暧昧气息。暂定2020年上映的《黑寡妇滴组词》,来自于漫威历史上第一个女性超级英雄形象,接受苏联特工训练的“寡姐”也是性感妖娆的美丽尤物形象,金发碧眼的美女披上紧身衣与长腿靴,英姿飒爽之外更显身体曲线。还有挽救了DC的《神奇女侠》,有颜有胸有腿,并把力量与性感兼具一身,难怪会受到男性观众的喜爱。

强烈的视觉快感,正是女性超级英雄给男性观众的第一冲击力。即便是自我标榜女性主义的《神奇女侠》,也概莫能外。如此大概也能理解,为何《惊奇队长》在公布主演人选后,所引发的舆论争议——都不能拘束器承担“性感”的符号消费,又如何成为漫威队长?

为满足男性的性感消费,部分女性超级英雄甚至还以身体为武器,来展现超能力。“胸甲美腿大宝剑”是神奇女侠介入二战的关键,《X战警》系列中的魔形女能够易容,黑寡妇往往以色诱攻心再贴近出手,《神奇四侠》中隐形女甚至一边脱衣服一边摆脱记者的追逐。

近年来,超级英雄片中拥有超能力的女性还走向了奇观化,以非主流的独特审美来迎合消费需求。神奇女侠是来自亚马逊部族的公主,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白人女性形象;死亡女神海拉有给予她力量的硕大黑色披风,还有张牙舞爪的蜘蛛脚头饰,以呈现漫威影史上第一个女性大反派;还有《银河护卫队》中的星云,秃小倌头与改造眼的形象也与惯常的男性审美大相径庭。

人物弧光:女性觉醒的套路叙事

对比同台竞技的《阿丽塔:战斗天使》与《惊奇队长》,我们可以发现有趣的相似之处。同样是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叙事,《阿丽塔:战斗天使》与《惊奇队长》有相同的三段式结构——我是谁?我究竟要做什么?我发现了自我。

事实上,以女性主义为旗帜的超级英雄电影,总少不了个人成长与性别觉醒。《神奇女侠》如此,《惊奇队长》也如此。

尽管拥有半神之躯,寿命达到了5000多岁,但与世隔绝的亚马逊公主,依然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她单纯地认为,人类战争的存在是因为战神阿瑞斯在作祟,只要杀死了他,就能够重获和平。没有接受伦理道德和人类社会洗象人族礼的神奇女侠,看到汽车不知避让,在大庭广众之下掀开袍子露出大腿,甚至面对旋转门要破门而出。当她意识到人类的贪婪与自私才是战争的罪魁祸首,并为勇敢无畏的战士所打动之时,其个人的成长已在不知不觉间发生。

《惊奇队长》也有自我意识的觉醒,影片从开始就把女主角设定为找寻自我的女性。在不断的闪回记忆之中,对当下世界存在各种认知迷惑的惊奇队长,逐渐发现自己原是一个被赋予力量的提线木偶。高度文明的克里帝国,远没有它看上去那么光芒万丈,反而是个奴役他人的刽子手;在戳穿欺骗的同时,惊奇队长在记忆中发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总在被男性嘲讽的她,不仅能成为坐在飞机驾德尔塔巴流量计驶舱的女飞行员,还以超能力生生逼退了超级反派“指控者”罗南。

从《神奇女侠》到《惊奇队长》,女性觉醒子守音与成长蜕变是其一以贯之的人物弧光。尽管两部女性超级英雄电影内容不同、风格迥异,但却在人物塑造上有相同内核。如今,仅有两部作品的“大女主”超级英雄片,其固态化叙事已经疲态初露,尤其是在人物弧光上马虎勾勒的《惊奇队长》——情感铺垫欠缺之下,靠喊台词“你们女人不能做这些”来反衬出女权主题,实在是有失水准。

显而易见,曼谷天气,白羊男,满清十大酷刑如何走出套路人物塑造,才是《X战警:黑凤凰》与《黑寡妇》等单人女性超级英雄片的难题;也只有塑造日益多元的女性超级英雄形象,才能摆脱来自男性视角的他者形象。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grand-blue.com/articles/444.html发布于 7个月前 ( 03-19 07:41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大蓝社区,共创新环境,争做时代绿化先锋